九三学社河北省委员会 欢迎您! 站内搜索:
首页
领导讲话
社内新闻
参政议政
科技服务
思想建设
组织建设
社内英才
专题集锦
社刊下载
您现在的位置:思想建设>> 学习园地

在祖国的怀抱里

作者:九三学社石家庄市委 刘福悦来源:本站发布时间:2019-10-30点击数: 99 次

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!”

1949年10月1日,当这震彻世界的声音在天安门城楼上响起的时候,我正在京南240里处白洋淀畔小镇鄚州读小学。

那一天,我们全校师生胸佩手工做的毛主席、朱总司令像章,挥舞小旗,绕镇游行,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。

鬼子活埋人,狼狗、刺刀;国民党反动派飞机轰炸,经济封锁,边区缺布少盐的日子永远成为过去,百姓的好日子来了。

两年后,我考入省城保定一中。那时候读中学,学杂费住宿费全免之外,还有根据家庭经济状况评定的数额不等的助学金。我享有2元。每月伙食标准6元,我只交4元。

1957年,全国高招人数为十万零七千,是现在的七十分之一。那一年,我考入北京师大数学系。当时学师范,不但不收学杂费、住宿费和伙食费,每月还有2元零花钱。伙食标准月12.5元,每天都有肉吃。较之中学,天壤之别。

名校,大师,宽敞的阅览室,丰富的藏书,良好的生活条件,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呢?我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。

对于当老师,我早有向往。读小学时,有位焦辅臣老师,(他后来当了郑州中学第一任校长)可能因我常考第一,他很喜欢我。当时晋察冀边区搞大生产运动,学校排节目,宣传种棉花。那么多女生不找,焦老师偏让我个男孩演“棉花姑娘”。我头饰棉桃,又跳又唱,他拉胡琴伴奏。有时他忙,就叫我放学后到他住处,帮助批改作业。久了,就萌生“要为人师”的念头:当个老师也不错呀!

1958年,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,同学们去炼钢铁,我和李大贞被派到北京西城区牛街回民学院(夜大)教微积分。事情缘起教育改革,中学要讲“微积分初步”,而北京有些中师学历的老师没学过。

那个年代,党倡导破除迷信,敢想敢干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面对这些有相当教学经验的大哥大姐们,我们两个大二学生信心十足,现趸现卖,侃侃而讲。还记得,教本用的是同济大学樊映川先生主编,许多工科院校都采用过的《高等数学》一书。

五年大学生活,缤纷多彩:数学楼的大屋顶(梁思成设计);师长的教诲;图书馆明亮灯光下看书演题;十年大庆抬仪仗走过天安门;城楼上领袖的风采;十三陵水库工地“挑窝头”时的火热场面;周末舞会与假日的故宫北海游……岁月匆匆,仿佛还没过够便到了毕业季。

1962年夏天某日,庄严雄伟的人民大会堂里,满坐着首都高校应届毕业生,听市委书记彭真报告:“响应党的号召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!”

毕业生中流传着一句话:“我是一块砖,东西南北任党搬。”

九月,我被分到一机部石家庄电机制造学校,当了老师。那时石家庄还不是省会,人口只有20万。

有讲过课的底儿,我很快熟悉了教学,得到学生好评,并因一篇发表在墙报上讲用“矛盾论”指导教学的文章崭露头角。1965年大学解放军,一机部教育局组织教学比武,我被派往南京参加数学课的比赛。虽未夺魁但评价中有一条:联系实际好。

是的,学了“实践论”,我坚信数学是从生产实践中总结出来的。我非常反感那些极左观点,说什么数学抽象是资产阶级的故弄玄虚。在带学生下厂劳动中,我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研究生产中的数学问题并部分划入教学。

一位夜大学员说,他们厂有台法国进口的万能铣床,铣头上有两个盘,适当转动可使主轴与工作台成所需角度,原带图纸写有计算公式但图纸丢了,请我帮助推导。我慨然应允,去车间看过机床结构及切削过程之后,很快导出了公式,经验证完全正确。

机床二厂一位技术员说,他按《计量工作》登出的公式用正弦规测算锥体锥度,总觉不准。怀疑那公式有问题,请我推导。

我先用立体几何的方法导出一个公式,与杂志登的不一致。谁对呢?我又用解析几何的方法重推一遍,结果与前相同。觉得自己对,我想给杂志写信。转念一想,《计量工作》是国家级刊物,水平了得,不可贸然行事。若能找出原公式忽略了什么条件才导致错误,就更有说服力了。揣摩他人比循着自己的思路想更难。但总有端倪可寻,几天过去,我终于找到了。便提笔写信发稿,两周后,《计量工作》在1977年2月号封底全文发表了我的公式,配图及推导过程。并加编者按,承认原公式错误。

文革中,有个别左爷公开说:“当老师容易,站在讲台上,两嘴唇一碰就行了!”无知滥言,不值一驳。文章发表,算是回答。为此,我着实自豪了好几天。

邓小平复出后,拨乱反正,决定七七年恢复高考。荒芜十年的教育园地重现生机。园丁们一片欢呼。雀悦之后,是夜以继日的看书做题,重拾功课。

此时的电机学校已升格为机电学院。七七年招收第一届本科生。

首轮登台给大学生上课的老师有我;给老五届“回炉班”讲课有我;首开“工程数学”有我。你读的五年制,责无旁贷。首批任课老师当班主任还有我,因为教学反应好,威信高些。开始时当班长主任一分钱没有,后来才有每月8元钱。先进证书倒得了一堆。那时候,讲究“无私奉献”。

1993年,我任九三学社机电学院支社主委以后,为响应党委“提高教学质量”的号召,我与宣传部商量,决定在学院小报开辟“教学杂谈”专栏,由我组稿。物理张惠贞、外语满永珍和液压周兰午等骨干教师都写过。我写了第一篇“课堂教学三境界”。1)讲课有条理,清楚明白。2)重点突出。3)引人入胜。课堂教学的最高境界是引起兴趣,激发起学生的求知欲。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

后来还写了一篇“酿化成蜜再与人”,是针对当时学生反映有的老师“照本宣科”,而被批评者则说:“我教的是书,不照书讲,讲什么呢?”

我在文中指出,教师授课不能完全照书爬,要讲自己的理解,要联系实际,最好讲出点儿哲理来。最后说“良工不示人以璞”。为人师者,当广采厚积,酿造锻炼,成蜜成金而后示人。吸引诱导学生,一步步走进科学殿堂,这才尽了一个教师的责任。

文章在校报发表是2002年的事儿,其时机电学院已与化工学院,纺织职工大学合并而成河北科技大学,我也已退休五年。

我是1997年退休的,此前看到新分来的青年教师,个个朝气蓬勃,很觉欣慰。觉得这代人,在“知识就是力量”的口号下,在改革开放环境中度过大学生活的年轻人,一定会在老一代肩膀上继续攀登高峰,创造出更辉煌的业绩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了“寄语新教师”一文,发表在国庆节那天的校报上,算是对接班人的勉励与嘱托。

回首平生,教书40年,难说优秀,只年华不曾虚度。祖国飞速前进的车轮,有我“无限小”的一份儿推力。我为此自豪。

在祖国的怀抱中,在党的阳光雨露下,我从农民的孩子成长为光荣的人民教师,为国家培养人才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与才智。自觉活得不无价值。感恩党!感恩祖国!

至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之际,衷心祝愿祖国在党中央习主席领导下,发展经济深化改革,把国家建设得更富更强,人民更幸福,社会更和谐。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。

祖国万岁!中国共产党万岁!(九三学社石家庄市河北科技大学第二支社  刘福悦




点击数:99 收藏本文